第二十五章风起云涌,天骄齐出(1 / 1)

加入书签

看着柳飞星递过来的一个储物袋,李往矣有些讶异。这黑天圣殿里,肯定是会有不少秘宝的,他之前光顾着救人和搜集罪证,反倒是把这些宝物给忘记了。主要也是他出身寒山书院,身为副山长的大弟子,从小不缺各种宝物,一直以来都没有摸尸的习惯。不像一些野修,只能靠争斗杀伐,获取一些机缘。眼前这位邀月宫大师姐,按理说也是不缺宝物的人,没想到也有这样的习惯,不过这应该算是一个好习惯。看出了李往矣的心思,柳飞星笑着道:“以前出宫历练的时候,跟一群散修混过一段时间,所以也就养成了这个习惯。”“而且不拿白不难,咱们辛辛苦苦覆灭这个黑天邪殿北洲分殿,要是啥都不要,岂不是便宜了别人?”李往矣点头:“你说的对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他接过了那个储物袋,投入神识一扫,里面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,光是半仙器,就有三件。其他的各种滋养神魂与肉体的灵粹之物,更是数不胜数。寒山书院自有“寒山云水”与“枫露书香”两种上等灵粹之物,可用来滋养神魂与道体,但是产量却不多。而现在山上小芊君、宁小枝、余喜书等几个小家伙,都需要培元炼体、洗毛伐髓,这等灵粹物自是多多益善。除了半仙器与灵粹之物外,储物袋里还有不少书籍,显然是柳飞星精心挑选分与他的。“多谢了!”柳飞星摆摆手:“不必客气,分账完毕,我走了。”“等下次再见,我便是新任邀月宫主,希望到时候咱们俩家能够结盟,共同追杀黑天邪殿,维护天下安定。”李往矣没有拒绝:“好说,具体事项以后再议。”柳飞星挥挥衣袖,化作一道星耀之光离去。李往矣也没有停留,驾起一道清风,回归寒山书院。还没走出北境,便有一道青影从远空掠来,停在他面前,乃是背负长剑,一身青衣的叶归人。“叶姑娘!”李往矣拱手见礼,“听三悟大师他们说,你去追幽离之主了?结果如何?”叶归人淡淡地回道:“他已经死了,不过只是一道阳神分身。”堂堂黑天圣殿的首领,竟然没能从叶归人的剑下逃走,虽然只是一道阳神分身,也足以见得叶归人的强大。要知道阳神分身,可不是寻常幻化的分身,而是大神通者阳神分裂而成,阳神分身一死,相当于少了半条命。叶归人真不愧是当代第一天才剑仙。李往矣忍不住询问:“幽离之主这道阳神分身,是什么境界?能追本溯源,判断出他的主身在何处么?”叶归人回道:“状态不稳定的十三境,他的主身应该藏在中土神洲某地。”李往矣挑眉:“分身就有十三境,那主身至少为十三境大圆满,甚至是达到超脱的十四境,难怪敢与天下圣地为敌。”叶归人知道他担心什么,说道:“为躲避神主娘娘的大洲神图,他选择自斩大道,主身短期内出不来,不足为惧。”说这些话的时候,她的黛眉间透着几丝自信神采,一身剑气也随之飞扬激荡。显然她还有言外之意:等幽离之主主身出来的时候,她的剑道已经变得更高,一样能斩了他。李往矣看着她这神态,微笑道:“我突然觉得,神主娘娘和韩老夫子等人,定下‘证道少于五十年,年岁小于百岁’这两条豁免条款,是专门为你设的。”“目的是让你这位刚证道的天才大剑仙,留在人间,镇压一切‘漏网’的魑魅魍魉。”“话说你当初问剑东华山的时候,与神主娘娘一起去往了天外,是不是破境之后,偷偷聊了什么?”叶归人瞥了他一眼:“想知道?”李往矣点头:“想。”“等你成了圣人再说。”“额……”李往矣有些无语,又是成圣之后再说,当初在东华山上,他提出一些疑问的时候,神主娘娘也是这套说辞。这两个女人,真是……很不招人喜欢。他现在的境界,都可以战融道十二境了,连黑灵圣婴都被他一掌打杀了,还用得着非要等到圣境吗?叶归人看出了他心里的幽怨,云淡风轻地道:“有时候,战绩代表不了什么,如果那个黑灵圣婴没有斩道,换做巅峰状态,你赢不了他。”李往矣没有反驳这话,压境多年的叶归人,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这么说。在问剑东华山,彻底踏出那一步之前,叶归人可以斩杀大道无缺的圣人,但是在各方大神通者眼里,她依旧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,仍算不上剑仙。还需要有大洲至强者,为她护道。而一旦破境,便能三剑败十二境的紫螺夫人,斩杀状态不稳定的十三境幽离之主分身。这便是有没有踏出那一步的区别。“神主娘娘有交代,你有自己的路要走,不用急着破境,等伱大道有成,人间或许会不一样。”叶归人突然又补充道。显然,不止天外问剑的时候,飞升之夜前,云暮色也曾找叶归人谈过。李往矣点头,他倒是确实不急着破境。不管是【儒世界】还是【变之大道】,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而这两桩,不管哪一个完善了,他成为圣人都是水到渠成、自然而然的事,不会有任何阻碍。而且他这圣人,必定非比寻常,堪比叶归人的剑道。“多谢叶姑娘!”李往矣作揖致谢,不仅谢这番叮嘱,还谢叶归人来援。如果不是叶归人支援,他一个人对上整个黑天圣殿分殿,尤其还有幽离之主在暗中窥视,必然讨不了好。叶归人没有理会他的致谢,踏空离去了。来的突然,去的潇洒。这很剑仙。天黑的时候,李往矣返回了寒山书院。第二天,琅琊学宫、寒山书院、兵势峰、风雪崖、邀月宫、大悲禅院六大圣地,联名发布的《黑天圣殿追杀令》,传遍了整个北止戈洲。当看到仙家邸报上,列出的那一桩桩一件件恶事,以及附上的种种罪证,北止戈洲的修士们,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引起一洲动荡的仙家风波,都是黑天圣殿在暗中搞的鬼。类似大悲禅院、邀月宫、善战山、横刀城这样深受其害的苦主,更是愤怒不已,据说善战山、横刀城,还有几家相关剑宗,已经第一时间派高手下山,准备全力搜捕黑天圣殿的残余势力。黑天圣殿能在北止戈洲兴风作浪,搞出那么多的事情,肯定不止北境这一个隐秘据点,狡兔三窟的道理,每个圣地、大宗都懂。以前没有目标,现在有了李往矣找到的那些玉简,以及柳飞星潜伏时获得的一些信息,很快就让这些圣地、剑宗,找出了黑天圣殿的几处据点。这几处隐秘据点,虽然比不得北境无名小山那处北洲分殿重要,但也有几条大鱼,都被连根拔起了。在这个过程中,叶归人一直站在高处看着,结果幽离之主等黑天圣殿的几位首领,都没有出现。不知道是躲着叶归人,还是不在北止戈洲。当消息传到其他八大洲的时候,中土神洲、东蓬莱洲、南梦华洲等几个强势大洲,也都发起了追剿行动。可惜这几个大洲的黑天圣殿据点,并没有暴露,收获不大。不过,其他八大洲到底知道有黑天圣殿这么一个黑暗势力存在,黑天圣殿今后想再要行动,肯定会艰难许多。并时刻都得担心,会不会暴露。李往矣、赵白马、三悟、王守拙等人发起这个行动,还是给了黑天圣殿一个沉重的打击。至少短时间,它在北止戈洲已经翻不起什么浪花了。同一时间,还有一个消息,也传遍了整个北止戈洲。那就是立下大功回归的柳飞星,如愿当上了新任的邀月宫主。她向包括寒山书院、风雪崖、琅琊学宫、兵势峰、止戈山在内的北洲各大圣地,发出了请帖,邀请大家于三月三花朝节,参加她的即位盛典。即位典礼而已,被柳飞星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,李往矣听了感觉好笑。不过也可以理解。以这位邀月宫大师姐的性格,不这么闹腾一番才怪。毕竟在她后面,还有一个天资更加出色的隐月小师妹,她这是在向全北洲宣告她已经胜出呢。相对于邀月宫即位盛典,李往矣更关注从其他大洲流传过来的几个信息。东蓬莱洲一位名叫董洗剑的年轻剑修,踏出了那一步,成为了飞升之夜后,东蓬莱洲诞生的第一位剑仙。这位董剑仙,在此之前藉藉无名,既非出身蓬莱、瀛洲、方丈三大剑宗,也不是属于其他一流剑宗。据说传剑恩师,是一个落魄的六境老剑客,相当于一位野修。从野修到东蓬莱洲新纪元第一位剑仙,这个董洗剑堪称横空出世,充满了传奇色彩。要知道东蓬莱洲可是天下第一剑道大洲。他能成为新时代的第一位剑仙,必然会有无数大道气运加身,此后剑途将无比通畅。有许多出身第一流剑宗的天才剑修不服气,想要登门挑战,结果董洗剑直接压境,以十境之身,在东蓬莱洲某座小城外,画了一个圈。那些离剑仙之境,只差了一步的天才剑修们,看到那道环绕整个小城的剑气之圈,全都败退、蛰伏了。此一举,又让董洗剑身上的传奇色彩,多了几分。一时间其无敌剑仙之声势,直逼叶归人。听溪园里,二师弟余渡白看完仙家邸报后,有些讶异地说道:“我还以为东蓬莱洲新时代的第一位剑仙,会是赵瑟初那位千年剑子,或者是寇末、秋南风这两位地榜、人榜魁首呢,没想到突然冒出了一位董洗剑。”余渡白刚从东蓬莱洲回来,对于东洲的情况很是了解。李往矣听完却道:“赵瑟初这位来自千年前的剑子,绝不会是东蓬莱洲的未来剑道第一人。”“就算他天资绝世,也绝不可能压过东蓬莱洲当代的气运之子。”余渡白不解道:“既然如此,那他为何还要提前出世,参加去年的三洲大比?”李往矣微笑道:“他参加三洲大比,是冲着叶归人去的,如果他能胜过叶归人,为东蓬莱洲夺回剑道气运,自然便不一样了。”“可惜叶归人眼里根本没有她,她的目标是神主娘娘,道心不一样,一切便已经注定了。”余渡白沉思起来,半晌后道:“如此说来,那东洲新时代第一位剑仙,不出自赵瑟初、寇末、秋南风三人之中,是十分正常的。”“叶姑娘出身北洲,只身东去,却横扫整个东蓬莱洲,使得这个天下第一剑道大洲声势大减,让很多人觉得它名不符实,剑道气运也随之衰减。”“他们三人,不管是千年剑子,还是地榜第一,人榜魁首,在叶姑娘面前,都不值一提。”“但是物极必反,以东蓬莱洲这个剑道大洲的底蕴,衰落到极点后,必会迎来反弹,合该有盖世剑道天骄横空出世,此所谓应运而生也!”李往矣微微颔首,对于师弟这番见解,表示赞赏。同时说道:“中土神洲、东蓬莱洲,都诞生了新纪元的第一位圣人、剑仙,想来南梦华洲、西净土洲,很快也会有第一尊青年道君、年轻佛陀出世。”“就是咱们北洲,有叶归人在前,不知道是否还能凝聚这样的大道气运。”听到这话,余渡白眼神有些古怪地看着自家大师兄。“怎么了?”“大师兄,叶姑娘之后,咱们北洲可与中洲第一尊圣人、东洲第一位剑仙、南洲第一位道君、西洲第一尊佛陀比肩的,不是你就是萧野,具体会是谁,你不是比谁都清楚吗?”李往矣愣一下,随即笑道:“那应该还是萧野,毕竟咱们北洲是第一武运大洲,肯定是他这位当代武道第一人。”“不过,以他的性子,只怕不会去争这个北洲第一尊新武神,而是什么时候想突破就突破,全看他自己的心情。”“所以最终这北洲第一尊新武神,或许会出在几大兵家圣地中。”正在兄弟俩闲话的时候,南梦华洲、西净土洲果然出现了新道君、佛陀诞生的异象。而几乎同一时间,北止戈洲也爆发出了盛大恢宏的武道异象。有新的十一境武神出现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